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财经观察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观察 > 饲料产业 >

2015年进口大豆1634亿斤,国产大豆将何去何从?

2016-08-22 14:14 | 未知 |
我要分享
     中国大豆,国之瑰宝;豆制食品,营养之源。“舌尖上的中国”之热播让中华美食扬名海内外,而豆类食品之源的中国大豆却遇到了“路在何方”的严峻挑战。
  我国2015年进口大豆1634亿斤,占到国内消费量的80%以上。为此,保护中国大豆产业的呼声此起彼伏,要求政府补贴的声音不绝于耳。转基因大豆的进口贸易虽然政府明令许可,但对于转基因大豆安全性的争论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但争论归争论,科学归科学。消费者有质疑和选择的权利;科学家有科普和启蒙的责任。中科院院士朱作言就认为转基因争论20年后看会是一场笑话。而中国政府和中国大豆产业的同仁们应该做的就是未雨绸缪,发展和壮大自己的非转基因大豆生产,以在世界性的大豆产业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弘扬中国的大豆食品文化。笔者认为,我们有必要在以下五个方面“亮剑”。
一、既然进口大豆便宜,种不如买,何必要种呢?
   据陈锡文先生的文章《中国农业供给侧最突出的问题是什么》中称:“我国实行目标价格改革之后,东北四省区的大豆目标价格为2.4元/斤,合4800元/吨,但是进口大豆的价格目前约3500元/吨,比国产大豆便宜1300元/吨。”由此可知,进口大豆的比较效益十分明显。更由于进口转基因大豆的油脂含量高于国产大豆,所以以榨油为主的食品生产企业必然对进口大豆青睐有加,这是市场配置资源的必然选择。也是农民放弃种植大豆的正确选择。既然种不如买,何必要种呢?而且,此举与保护中国大豆产业无关。
二、中国大豆产量低的原因并非科研投入不足,而是政策因素导致。
    据陈锡文称:按照1956年的《中国农业发展纲要》,大豆的目标是达到260斤/亩。但现在的“大豆亩产仍不足250斤,这充分说明了我们对大豆的科研投入严重不足。据了解,全球的大豆亩产量是370斤,我们现在是247斤。所以,如果大豆达不到亩产400斤,就会被其他农作物代替。不难看出某一产品的科技含量不高,就会被市场淘汰。”
    我认为,陈锡文的分析有一定道理,但用于大豆生产则不完全符合实际情况。因为以美国为主要生产国的进口大豆之所以产量高,主要得益于转基因技术在大豆种植业的推广和应用。当然,也不排除美国农业生产清晰的产权制度保护和规模化经营。
   如果我国政府也允许农民种植转基因大豆,我相信以中国人的聪明才智,我们的大豆产量不会比外国的大豆产量低。所以,目前中国的大豆生产与国外的大豆生产不在同一个竞争起跑线上。那么,输赢的概率可想而知。
三、理直气壮地发展我国的非转基因大豆生产。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跟着我走”,这是东北二人转名演员“小沈阳”的一句台词,把其用在发展中国的非转基因大豆产业上非常合适。
   非转基因大豆具有蛋白质含量高,含油率低和脂肪含量低的特点。用其生产的豆腐和各类豆制食品的口感较好,是全世界食品加工业普遍喜欢选用的大豆专用原料,美国、加拿大、阿根廷、俄罗斯、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大豆食品多选用非转基因大豆为专用原料,且有严格的质量标准。我国也是非转基因大豆的主要生产国家之一,其提供给发达国家的非转基因大豆价格并不低。日本还在我国东北的长白山地区建有专用大豆原料生产基地,实行订单农业生产。东北黑龙江省的海伦富硒大豆生产基地是中国唯一、世界稀有的非转基因大豆资源。我国东北地区的农民还到俄罗斯远东地区开发非转基因大豆生产的基地。这一切,都充分说明中国的非转基因大豆生产前景广阔,其走向世界的步伐越来越快。
四、让消费者享有充分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今年7月29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了一项强制标识转基因食品的法案(GMO Labeling Bill)。根据该法案,食品生产商必须对产品中的转基因成分进行标注并可以自主选择标识形式。目前,可供选择的标识形式有网址、电话号码、二维码,以及符合美国农业部标准的符号或文字。美国农业部将用两年时间制定和完善具体的标识方案,并制定需要进行标识的转基因成分含量标准。
   目前,欧盟对转基因食品采取定量标识,阈值定为0.9%,日本的转基因食品标识阈值是5%。我国采取定性标识的方式,主要是针对初级产品而言。
   随着各国关于强制标识转基因食品法规的公布实施,让消费者对是否选用转基因食品有了充分的知情权和选择权。食品生产厂家有选用大豆原料的使用权,消费者也有选择用何种大豆生产的食品的购买权。
    目前,我国部分大豆食品生产企业理直气壮地表示本厂产品所用原料为非转基因大豆,我们应该给予旗帜鲜明的支持并提供必要的帮助,以实际行动推动中国非转基因大豆原料的生产和大豆食品工业的发展。通过开发新品、改进工艺、提高质量、调整结构和逐步提高产品附加值来改善国人的营养结构,为世界饮食文化做出应有的贡献。
五、深化农村产权改革,克服短期行为。为中国的非转基因大豆生产提供制度保障。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农村改革红利的释放主要是给予了农民离开集体所有的选择权。只要我们充分尊重农民的土地产权,尊重他们的生产自主权,让他们有选择种什么大豆?种多少?种还是不种的权利和自由。中国的非转基因大豆生产一定会否极泰来,重振雄风,走向世界。
(责任编辑:徽牧小编)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