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财经观察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观察 > 其他产业 >

我国肉牛育种工作仍任重道远

2016-08-23 17:24 | 未知 |
我要分享
 肉牛产业是畜牧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种群资源又是影响肉牛产业的关键。近日,全国畜牧总站公布了2016年畜牧良种补贴项目的种公牛站及种公牛名单,其中种公牛36个品种,共1748头。记者统计发现,仅荷斯坦牛这一个品种的数量就达640头之多,乳肉兼用西门塔尔牛和肉用西门塔尔牛数量共525头,而国内常见品种如夏南牛、秦川牛等品种,数量均不足50头。我国肉牛自主育种薄弱的现状可见一斑。
  今年7月,农业部发布的《全国草食畜牧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明确指出,要扎实推进良种繁育体系建设。“我国肉牛产业发展面临种群资源不足、技术突破困难等问题,当前,国外的品种的确远优于国内品种。”国家肉牛牦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曹兵海认为,推广我国自主培育的肉牛仍任重道远。
  现状——肉牛育种
  “牛劲儿”不足
  中国畜牧业协会牛业分会发布的《2016年牛业发展报告》显示,我国肉牛屠宰胴体重长期处于世界平均水平之下,暴露出肉牛生产效率较低的问题,而首要原因,就是肉牛良种化程度偏低。
  中国畜牧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当前全国改良肉牛比例不及50%,且部分地区由于管理不善,出现引种退化现象。尽管我国肉牛业在育种领域取得了一定成效——通过国家鉴定成功培育的专门化肉牛已有夏南牛、延黄牛、辽育白牛、云岭牛四个品种,但培育新品种的市场优势尚未充分体现,难以满足国内对于优质肉牛生产及消费的需要。
  记者搜集资料显示,产自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延黄牛育种较早,2008年国家质检总局审核后,就决定对延边黄牛肉实施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保护,但长期以来,推广效果并不显著;夏南牛产自河南,主要在中原地区推广养殖,关注产业发展较早,并充分利用召开产业发展大会等契机扩大影响,堪称国内自主育种肉牛宣传推广的“先行者”;历时34年选育开发的辽育白牛,近几年宣传推广的力度加大,大有赶超夏南牛之势;而云岭牛2014年才通过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委员会的最终审定,从选育成功至今时间较短,处于推广开发初期。
  “建国以来,国家对于肉牛育种工作的投入始终没有中断,改革开放之后,政府对这方面的支持力度更大,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宏观来看,国内的这四大品种区域性发展态势明显,距离真正走出产区、实现大范围推广还有距离。”曹兵海说。
  近十几年,全球肉牛育种领域“百花齐放”,不断涌现新品种,对国内贡献较大的几个引进品种也是在这个时候进入我国的。西门塔尔牛、安格斯、夏洛来等国内大范围推广的品种,都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几乎在国内各个省份都可以进行培育养殖。
  曹兵海表示,目前我国引进肉牛品种多达27个,经过实际生产检验,最终在国内大范围推广的也就三五种。“但即便只有三五种,引进品种对国内肉牛存栏量和产量的贡献,仍远远大于自主育种。”
  制约——方向、资源、成本掣肘推广
  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跨世纪学科带头人、宁夏大学教授史远刚认为,育种体系不健全,良种化程度和覆盖率低,基础母牛流失严重,是制约我国牛业综合生产能力提高的瓶颈。
  对当前国内肉牛育种推广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曹兵海认为主要有三点:育种方向选择不当、母牛资源受限、资金投入不足。
  “长期以来,国内育种方向主要有两个:生长速度和体型大小。这两者都侧重于生产方需求,只从养殖角度考虑谁来买,但对消费需要,也就是谁来吃的问题仍不够重视,因而对于肉质等因素,育种时很少考虑在内,比如火锅用的肥牛,有肥肉味道香,很受消费市场欢迎,但育种做得还不够,育种企业需要反思。”同时,曹兵海认为,对育种而言,母牛很重要,很多地方都缺少母牛产业基础,育种资源受到限制。很多地方,品种没有经过长期的检验,像安格斯等品种,都是经过许多国家和地区的检验,性状的确更优良。
  “再看资金投入。像西门塔尔、安格斯等品种,育种和推广都投入了大量经费。我国肉牛育种主要靠政府主导,国家给的育种补贴不足以完成育种工作,但是不补贴,一些品种又会面临资金缺口,自给自足都达不到,举步维艰。”曹兵海说。
  面对国外肉牛良种的严峻挑战,目前国内出现了两种趋向:一是养牛企业依赖外国品种,需要年年进口;二是从本地牛某些个别特点出发,对其进行品种选育。
  突围——育种工作需加大自主性
  尽管肉牛育种阻碍重重,可国内育种工作也没有有丝毫“懈怠”。
  以云岭牛为例。南方地区饲草饲料资源丰富,本地黄牛存栏量大,但体型小,生长速度缓慢,个体产肉率低,一直以来没有适合热带亚热带地区高热高湿、寄生虫种类多等条件饲养的优良肉牛品种。正是在此背景下,通过持续选育提高,才培育成肉牛新品种“云岭牛”。
  对于云岭牛的未来发展,中国畜牧业协会牛业分会会长、云南省草地动物科学研究院院长黄必志十分有信心。他认为,随着繁育工作及推广工作的深入,预计每年可提供种牛300头~400头,冻精40万~50万剂,基本可以满足我国乃至东南亚热带亚热带地区肉牛改良的需要。因其具有生产高档雪花牛肉的优势,可为高档雪花牛肉生产提供种源保障以满足市场雪花牛肉消费需求。同时,云岭牛选育地(云南)邻近东南亚地区,区位优势明显,具有出口东南亚国家的优势,其推广应用前景广阔。云岭牛如此,其他自主育种品种也是如此。
  再看育种推广,近年来也在不断寻求“突围”。
  2010年,延边黄牛肉品牌推介会在吉林省延吉市成功召开。
  2013年首届夏南牛产业发展论坛在河南举办,至今为止以夏南牛为主题的研讨会已举办多次。
  2015年第十届中国牛业大会上,“云岭牛”被重点推介。
  今年5月,辽育白牛品牌推介会在北京举办。
  农业部近期发布的《关于促进现代畜禽种业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要打造一批大型畜禽种业集团和民族品牌。到2025年,主要畜种核心种源自给率要达到70%,基本建成与现代畜牧业相适应的良种繁育体系。
  “国内肉牛育种工作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取得了一定成效,可未来仍需要漫长的时间去推广、应用。可以适当参考西方的一些育种经验,但不能照搬。”曹兵海认为,今后育种要从市场层面逆向思考,通过生产端和消费端的有机联合,来决定未来的育种方向。肉牛育种也将会逐渐按照政府主导、政府引导、政府辅助直至完全放手不干预的方向去发展,给育种更多自主性。吸引更多外来资金投入、帮扶,增强育种单位的发展活力是解决途径。
(责任编辑:徽牧小编)
网友评论